李譬如的譬如说

小屁孩儿!

2007年5月19日星期六

写给我自己 哈哈 双鱼座的小屁孩儿

半年都没有在电脑上写什么东西了,出了偶尔写几篇影评或者是展评,也都不算是写给自己的,现在已经知道我的博客大概已经算是死掉了,因此没有几个人来看,因此就算写给我自己。
于是开始:
本人是一个比较容易迷茫的人,同时又比较缺乏信心,在别人看来或许比较随和谦虚,实际上似乎是心里没底儿。大一的时候庄子看得比较深,便不能自拔,人弄得貌似比较深沉的样子,不苟言笑,或放声大笑,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庄子当时崇尚佯狂的生活状态,但这是及其需要天资禀赋的,李白间或可以做到一点,我当然没信心能到这样,于是便仅仅变些玩世,而说道玩世又不如班上的某些同学,譬如说烟雨,于是高不成低不就,游走于三教九流之间,时而入世时而出世,在不同的人的眼里就出现了多个行状,至于哪一个比较贴近所谓的本我,也说不清楚了,有时候甚竟然觉得自己和方鸿渐很有相似之处,像在哪里也说不分明。大家都说方兄是个悲剧人物,可我似乎又不觉得悲在哪里,似乎方兄又有一种被折磨之后的快感在里面,看来重读围城的时候又到了。
总是很羡慕沈从文笔下的湘西风光,凤凰的水镇,还有哪里善良淳朴的人们,于是便妄图从同学的脸上去搜寻,当然是什么都没有了。
几天前去通宵,跟胖聊了一段时间,忽然发现人们都必然不是我们看上去的样子,难道我观察总是这样的肤浅吗?比如小胖,竟然是一个细腻得要死而又经常伤感的人,一想到这里我就有一种被人鄙视了智商的愤怒,就想跳起来狠捏一下胖的胖脸,胖又说双鱼座的人基本都是这样,于是我便不禁打了个寒颤,以前鄙视的星座理论竟然貌似有所暗合?
一想到几乎没有人看我的博客,心里就开心,哈哈。鄙人自幼不喜欢凑热闹,而又喜欢凑热闹,这要分场合,具体下来是喜欢凑小规模的热闹,不喜欢去人太多的地方凑大热闹。比如现在我就自己坐在燕南园的一个僻静的小屋子里,屋外有繁茂的花草,屋里凉爽舒适,还没有人打扰,手机一关就是个清静的人了,嘿嘿嘿
一句话概括下来,就是有理想没报负

2006年12月30日星期六

我和我的鞋子朋友们

好久没有在夜深的时候写东西了,深夜的时候总能使我想起童年的时光,这时候写东西心思便清澈得如小孩子一般,我总是固执地这样想。
总是觉得身边有两个最为要好的朋友,就是我的眼镜和鞋子。他们的存在能够让我行走在这个世界上,不撞墙,不撞人,步履如飞而不发生人身危险,如果没有鞋子和眼镜,恐怕我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了吧。
小的时候记得鞋子总是磨损的很快,那是一个健步如飞的年代,翻墙越屋的年代,和伙伴们互相追逐的年代,是《阳光灿烂的日子》的那样的总是充满午后艳阳的年代。阳光灿烂得让我睁不开眼,还有那时候的小伙伴儿,有着黝黑的皮肤和清亮的眼睛,冲着我叫着笑着。
但是现在的一双鞋子却可以穿好久,久得让我有时候失去了耐心,是恼羞成怒吗?我不知道,只是模模糊糊地觉得我的生命力是在走下坡路,却有不想承认这一点,在也不能很快地把一双鞋子穿坏了,便安慰自己道是现在的鞋子做得越来越结实了。后来重新开始理顺我与它们的渊源,总觉得看一个人的鞋子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情,想到这里觉得阿甘的话还是满有道理的。我就是一个从来不穿皮鞋的人,可能总是固执地觉得自己在心理上还是个小孩子,什么西装领带皮鞋风衣,都是老头子们的东西,或许他们是十年后我不得不穿上的,也许那个时候我还相当喜欢,可现在这不是属于我的东西。于是总是有一双运动鞋套在我的脚上,让我随时可以以我最快的速度跑出去,让我可以无所顾忌地到处瞎逛而不必担心脚会有任何抱怨,让我可以在没人的地方像个小学生一样踮起脚来挑着走路,让我可以觉得踏踏实实地踩在地上,于是内心就是安稳的,人就是自由的了。
一大癖好是看鞋子,很多人惊异于我身为男生却爱逛街,其实我逛街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看看鞋子,看看当今的世人为了照顾自己的脚或者折磨自己的脚已经把鞋子造成了什么样子,可以从一双鞋子中看出匠人的心思,匠人的好恶和他们的理想,有的时候我为一双鞋子的美中不足会感到惋惜,有时候又会嘲笑另一双鞋子的画蛇添足,真正我看好的鞋子呢,我便总是惦记着它,想总有一天我要买下来,有的时候实现了,更多的时候只能望鞋兴叹。上帝啊,人为什么只有两只脚呢?
感谢这些年来陪伴过我和正在陪伴我的鞋子们,这是我今天真正要说的,你们是我最为真诚的朋友,你们带着我去了我想要去的地方,见了我想要见的人,我要感谢你们。而对于那些已经故去的鞋子们,我只能在这新年的前夕点燃一根蜡烛来纪念你们的亡魂了。

2006年12月14日星期四

Disguise

Have you ever felt some kind of emptiness inside
You will never measure up, to those people you
Must be strong, can't show them that you're weak
Have you ever told someone something
That's far from the truth
Let them know that you're okay
Just to make them stop
All the wondering, and questions they may have
I'm okay, I really am now
Just needed some time, to figure things out
Not telling lies, I'll be honest with you
Still we don't know what's yet to come
Have you ever seen your face, In a mirror there's a smile
But inside you're just a mess, You feel far from good
Need to hide, 'cos they'd never understand
Have you ever had this wish, of being Somewhere else
To let go of your disguise, all your worries too
And from that moment, then you see things clear
I'm okay, I really am now
Just needed some time, to figure things out
Not telling lies, I'll be honest with you
Still we don't know what's yet to come
Are you waiting for the day
When your pain will disappear
When you know that it's not true, what they say about you
You couldn't care less about a thing surrounding you
Ignoring all the voices from now on...
I'm okay, I really am now
Just needed some time, to figure things out
Not telling lies, I'll be honest with you
Still we don't know what's yet to come
I'm okay, I really am now
Just needed some time, to figure things out
Not telling lies, I'll be honest with you
Still we don't know what's yet to come
Still we don't know what's yet to come
Still we don't know what's yet to come

2006年12月7日星期四

Too much time lost

Too much time lost... Fight against my life

2006年12月4日星期一

2006年11月28日星期二

人与动物朋友们——飞翔的梦想






我们的这个时代,好多人忘记了人是可以飞翔的









只有偶尔仰望天空的时候才发觉超乎自己梦想的另一种生活姿态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






人类在探索彼岸世界的时候,










又在回望自己的家园,









更多人在贪婪的守望












抑或是守株待兔











抑或自欺欺人乐得糊涂









还有蹒跚而行










还有。。。 天使的存在







我是俗人

2006年11月27日星期一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希望能够战胜你面前的彷徨,我们期望一个全新的小刺猬的归来:)